我是ag视讯开户|HOME 第五百二十九章 不对劲!

小说:我是ag视讯开户|HOME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08-18 22:43:47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异界无敌系统修神邪尊仙帝归来都市之少年仙尊斗破苍穹鼎炼天地洪荒之云中子传奇都市之万界ag视讯开户|HOME神武ag视讯开户|HOME
  快去救云王爷!

  云扬脸色一变。

  云逍遥怎么了?有危险?!

  还有,天玄崖又是个什么说法?

  但他并没有继续追问,通话对面的水无音虚弱得恍如快要死了,显见状况堪虞,这一点,云扬可是太能够感觉出来了,毕竟以云扬此时此刻的修为层次,早已超出此世范畴太多太多,动念之间,已经将一道元灵之力循九天令与水无音之间的玄妙连接传导了过去,虽仅止于一道元灵之力,但已经足够令到水无音神魂不灭,性命得全,在天玄大陆这个地界,只要神魂尚在,就算肉身有损,对云扬来说,也不是无救之患。

  而云扬亦在一道元灵之力传出之瞬,精神力极速远扬,确认了水无音的位置,知道了他的情况。

  水无音的现况很不好,几乎就是朝不保夕,性命危殆,但他在这种情况下还急切地要云扬去救云逍遥,个中含义云扬怎不清楚,怎不心惊。

  “你去将门,我随后便去。”

  云扬吩咐了一句,身子一闪,身前空间因其动念而裂开,一步迈了出去。

  上官灵秀也是一样,略略感应了一下,同样的撕裂空间,迈步其中。

  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找人,简直不要太容易。

  如果不是这世界于二人而言已经相对低端,几乎就是无能承受两人催动自身功体所吞吐的气息,两人可以动作得更迅速。

  毕竟,以两人现在的修为层次,真正的吹口气,就可以灭杀圣者,甚至圣皇修者!

  天玄崖!

  云扬一个动念,籍着空间异境,瞬间跨越两万里空间,卓然驾临天玄山,现临九尊庙,放眼四方,却是一愣。

  周遭并没有发现云逍遥的气息!

  非止九尊庙周遭,而是方圆万里地界,都没有!

  京城没有发现云逍遥的气息,天玄崖这边方圆万里没有,还有紫幽那边也没有,那云逍遥去哪儿了?

  云扬突然感觉到了一阵难以言喻的恐惧,由心底点滴滋生,难以抑制。

  此念一生,云扬再不力任何忌惮,己身全部神念极限爆发,瞬时将神念遍洒天地人间,五洲四海,天上地下海中,搜索所能搜到的所有地方。

  可是,仍旧没有!

  这会,天玄崖上,还有几千士兵,正在有气无力的拆除着九尊庙。

  这一下大范围无差别搜索,让云扬感应到了,在数百里外的山林边……尚留有战斗的痕迹?

  哪里,竟是此世仅余不多的留有云逍遥气息之地!

  云扬一步垮了过去。

  注目于这个伤痕累累的小山坡。

  山坡上,遍布着无数暗红色的血迹,纵横交错的剑痕。

  云扬仔细观视着这些剑痕,眼中杀机再也遏制不住,他感应到了,这确实是云逍遥的战斗时所留下的痕迹,也只有云逍遥的逍遥剑,才能发出这样的剑气,仔细分辨之下,还能些微的感应到属于云逍遥的剑气剑意。

  云扬手腕一抬,面前的整片土地陡然反转,整整齐齐,烟尘竟自不起。

  再看去,却见犹是血迹斑斑,大抵是之前的战役太过惨烈,大量鲜血渗入土地超过两尺还多。

  “这状况,起码是杀了三千多人,血液流尽,才能造成这样的结果。”

  只是看这剑气,这血迹,云扬完全能够想象出来,这里经过了多么惨烈的战斗,而这战斗,是一个人对数千人!

  以一己之力对抗数千名修为不俗的武者!

  而现在,战斗双方尽皆影踪不见。

  云扬仔仔细细搜索战场每一分每一寸,对于那些犹在天玄崖上破坏九尊庙的军队,根本连理都没有理,看都没看。

  对于此刻的云扬的而言,云逍遥的生死凌驾于此世一切,即便是九尊庙,也要瞠乎其后!

  “咦……这一片布条……”看着山坡后的山林间一片绿色的布条,云扬皱起眉头:“冬天冷?”

  他也参与了此役?

  心念一动之间,云扬依凭残衣气息瞬时便找到了冬天冷,发现了冬天冷浑身裹着绷带,睚眦欲裂的样子。

  ……

  冬天冷悲愤到了极点,歇斯底里破口大骂。

  “赶紧疗伤!给我弄最好的伤药!”

  “特么的,以后冬氏家族,我来做主了!和那该死的玉唐小皇帝干到底了!老子世家不要了,特么的全部转行去做杀手!老子让他做江山,做特么的鸟!老子一个个的杀过去,尼玛的玉唐所有官员,老子统统杀个干干净净,让那小子做个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

  “留着狗皇帝,最后一个杀!”

  “骂的!别人不干老子自己干!”

  骂完,又是放声大哭:“云伯父啊……呜呜呜……我一定为你报仇!您老人家等着,我送整个玉唐帝国下去给您陪葬!呜呜呜……”

  字字句句,有如杜鹃泣血,泣不成声……

  轰!

  一股霸绝杀气毫无征兆的爆裂凛现,动荡天地。

  地面上随之出现一道莫测深渊,长数千里,宽有百丈,烟尘弥漫,蔽日遮天,方圆数千里地界伸手不见五指。

  在这范围之内的所有人无一例外,尽都被震得人仰马翻,一个个满脸惊骇的转头看去,在那一瞬间,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遇的强烈杀机,似乎整个天地都要因之毁灭了一般,连喘气都喘不上来,心脏在那一刻为之停跳!

  却是云扬在听到冬天冷那句话之余,一念心悸,心神失守,满腔杀机失去遏制,陡然爆发出来,那一念无明,险险造成了整个天玄大陆的陆沉。

  云扬已臻半圣级数绝颠,距离圣人至境不过一发之微,他此际的修为实力,对于天玄大陆而言,已经是超过极限太多的负荷,需要时刻小心收敛自身气息威压,否则一个动念,一个玄气走岔,一举手一投足都可能对这块大陆造成莫大伤损。

  刚才云扬一念无名,所幸醒悟及时,就只造成了一个大峡谷出来,若是收手稍迟,就算不是毁天灭地,大陆部分陆沉是免不了的了!

  距离并不太远,修为远胜其他人的冬天冷对这份变故感应尤其强烈,一时间只感觉天摇地动,乾坤翻覆,整个人都好似在这一瞬间魂飞魄散,接着眼前一花,一个紫袍人就已经站在了面前。

  冬天冷勉力稳定心神抬眼看去,看到那熟悉的目光,不由惊呼一声:“老大?!您回来了?”

  云扬闭闭眼睛,压制住满腔的怒火,轻声道:“小冷,究竟是怎么回事?”

  冬天冷嚎啕大哭起来:“老大,你怎地才回来啊,你赶快去救伯父啊!”

  云扬轻叹一口气:“我到战场看过了,我爹不在那里,什么痕迹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从头给我说起。”

  冬天冷咬牙切齿,道:“事情很简单,那小皇帝为求大权在握,唯我独尊,倒行逆施,丧心病狂……”

  随着冬天冷诉说,云扬的脸色越来越阴沉,越来越难看。

  同一时间里,他的神识尽散方圆万里之力,努力搜寻,尝试找寻云逍遥的残魂;按照那一役的残余痕迹,云逍遥侥幸未死的几率绝无仅有,但云扬却寄希望于云逍遥修为深湛,可以保有残魂遗世,就算只得一丝半缕都好,仍有望回魂续命,可是云扬一而再再而三的搜索整个万里方圆地界,却是没有任何发现。

  在搜索期间,云扬找到了许多被云逍遥杀死的残魂,但任云扬如何仔细的搜查一遍又一遍,却再无更多收获,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又是一次大范围无差别搜索无果之后,云扬心头火起,一股精神力强势横扫出去,将所有残魂尽皆湮灭,灰飞烟灭,万劫不复。

  如是,数千里之遥的一片大地上,一股黑烟腾空而起,却是无数残魂同一时间灰飞烟灭,仅余的最后一点痕迹。

  在百十里之外的天玄崖官兵突然间感觉到了一阵毛骨悚然,似乎有无数的灵魂在哭嚎,在哀求,在绝望,却在无可匹敌的力量之下,永久寂灭……

  关于九尊之事,相关朝野变化,冬天冷所知并不甚多,说来说去,也就只提到了林云龙算是一条线索的;其他的,大多都是模糊其词,难做实论;云扬听得心焦之余,干脆卷起冬天冷等人,一路追上秋云山与春晚风,然后大风一起,忽的一下子去到了秋氏家族老家之地。

  ……

  秋剑寒归隐后,一直就在秋氏家族老宅深处的某个幽静小院里避世,整日里神色郁郁,生气渐去。

  这一日,才刚刚拿出酒杯,斟上美酒,却是眼睛注目于酒杯,死活喝不下去。

  如鲠在喉。

  这一刻,这四个字已不再是一个成语,而是现实的感受。

  喉咙里似乎被堵着严严实实,纵然美酒在前,也无入喉余地。

  秋老元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怎么就到了这一步?为什么就到了这一步?”

  这句话,自从回到老家,他已经喃喃自语了不下上万次。

  做梦都想不到,事态竟会演变至斯,怎么就一步一步到了今时今日的这一步呢?!

  再度回想起那个聪慧的孩子,一步一步的长大成人,一步一步的蜕变成了储君临朝,乃至现如今的登临大宝。虽然大家从一开始也不是没感觉,这孩子对权力有些重,掌控欲远胜常人;但是……那就是为君者的特质之一,也不足为怪啊?

  可世事更迭之下,怎么去到了倒行逆施丧心病狂的地步了呢?!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秋剑寒对着酒皱着眉头苦思不得其解。

  “老元帅。”

  一个有些熟悉,有些亲切但已经许久没有听到的声音蓦然传来。

  秋剑寒豁然抬头,如同做梦一般,神情迷惘:“我又做梦了?”

  只因为,这个声音太多太多次的出现在他的午夜梦回,然而欣喜惊醒,唯有大失所望!

  此时此刻,却是一道紫衣身影凝然眼前,一张久违的英俊面孔,真实不虚。

  “老元帅,你没做梦,我回来了。”

  秋剑寒愣愣的看着云扬,兀自不敢相信,伸出手,颤巍巍的去摸云扬的脸,脸上神色,从迷惘,到震惊,然后,突然间猛的将手收回来,两手蒙在脸上,蓦然间嚎啕大哭!

  “你可算是回来了!可你怎么才回来呀!!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回来啊!”

  老元帅捂着脸,哭的肝肠寸断。一颗颗泪水,渗出指缝,流落地上,刹那间就湿了一片。

  不过一杯清茗的时间之后,秋剑寒所居住的小院子,人满为患,

  秋家干脆将族中的内演武厅布置成了宴会厅,招待乍然到来的许多客人。

  就只得一盏茶的功夫,云扬几番来来回回,先后将冷刀吟,铁铮等人尽都接到了这里;还有上官老夫人也随着上官灵秀一道过来了。

  缔造玉唐靖平天下的英雄们,再度聚首一堂,却是不胜唏嘘,只因每个人都是一肚子的苦水和一肚皮的不解。

  秋老元帅牵头,将这段时间以来的事情始末,尽都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一边说,一边叹气连连。

  尤其是说到老皇帝的去世,连云扬在内,众人尽皆一阵阵的伤感。

  “陛下在我走的时候,身体还是很康健的,多了不敢说,起码十年二十年之内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怎地就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云扬疑惑。

  “死者已矣,陛下已经去了,云王爷怎么样?安危如何?”

  众人一起问。

  “我还在找。”云扬脸色愈发阴沉,一句死者已矣,显然又再度扣动了云扬的心弦。

  云扬的神识之力仍旧在搜寻,并没有一时半刻的懈怠,更加搜索范围进一步扩大,神识无远弗届无尽绵延,将天玄崖周遭三万里之内的所有地界尽数笼罩,包括高山大泽在内所有地方,即便是是最隐秘的山洞,地下的溶洞,都找了个遍。

  搜寻过程中甚至还找出来不少的前代古墓。

  但是云逍遥就好像消失在这个天地之间了,明明战斗不过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却就是没有更多的痕迹留存,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令到云扬尤为意外,甚至惊奇的是,云逍遥踪迹不见,冬天冷口中提及,那些围攻云逍遥的人,也是一个不见,以云逍遥当时的状态,不可能将对方全部杀灭,即便是动用自毁极端,也不能将所有痕迹尽数湮灭。

  总之事情就是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更有甚者,云扬隐隐感觉到,当前变故如斯,哪哪都透着邪门。

  玉乾坤一共才几岁年纪,就算当真天生恶根,狼心狗肺,丧心病狂,也没道理短短时日之间,变得这么坏,这么的极端吧?

  他之所作所为,根本就是在自断羽翼,自毁长城,岂是合格帝王所为!

  还有老皇帝的死,同样是一桩谜团,迷雾重重。

  云扬的这些个疑问,在听完了众人说的话,有些地方似乎了然了,但更多的地方却反而更加不解,更加难以通透。

  “云尊大人,您再现尘寰,打算怎么做?”

  铁铮问道。

  铁铮的眼中,现在可是冒着火光的。

  那是仇恨之火,这位当世第一军帅,现在整颗心里都是怒火满盈,若是任由这一场怒火发作出来,云扬相信,必然是一场天下大劫,生灵涂炭!

  以铁铮今时今日的名望,还有已经退下的军方实力,想要聚集一股对抗玉唐的力量,实在不是一件难事。

  说句不好听的,在场这些位联手,都不需要云扬出手,光是他们就能令到天玄大陆再陷战火,重归乱世。

  甚至是推翻玉唐的统治,也是大有可为的。

  但云扬对于此世越想越是不解,隐隐感觉,当前变故背后,似乎有一只黑手在推动,也许天下再度四分五裂,重归乱世正是对方的真实目的。

  “这件事情不对劲啊!”

  云扬下意识地环视了一周在场众人:方擎天,上官将门,秋剑寒,冷刀吟,孙子虎,傅报国,铁铮……等等,包括铁面青天吴烈等……

  这些人,全都是玉唐重臣,股肱之臣,更是忠臣,死忠之士!

  云扬越看,越是觉得……太不对劲了!

  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人,太全了!

  一个都没死!

  这……太不对了。

  在沉郁的气氛之中,云扬缓缓问道:“铁铮,你自行脱逃,你的军中部将,心腹副将,贴身亲卫,包括你的家将,你的家人,亲眷……出来了多少?”

  铁铮一愣,道:“全都出来了啊!”

  云扬皱皱眉头,道:“具体一共多少人?一个也没有损伤?”

  铁铮想了想,道:“总计人数的话,恐怕要超过五千人,我们当日的脱逃很是顺利,一个损伤的也没有。就是后来的被追杀损伤了一些。”

  云扬愣了愣,转头看着方擎天。方擎天老态龙钟道:“老朽的弟子,尚存的有八个,跟着出来了七个,家眷亲故,一个未损;加上弟子们的家眷亲兵心腹等……合计有一万四千多人吧。”

  方擎天自己说完这句话,旋即便自行沉思起来。

  所谓闻弦音而知雅意,身为四朝老臣,当朝相国的他,瞬间从云扬的问话之中察觉了不对劲的地方。

  还有秋剑寒也是,老脸都惨白了起来,颤声道:“老夫的弟子部将……跟着出来的,合计有六千多……现在也都好好的。”

  “上官将门有六千人,其中五千家将,还有不少军中故旧至交兄弟……一个未损。”

  上官老夫人沉声说道。

  吴烈眼神完全呆滞道:“我……我带着家眷出来,还有四五个弟子……连侍女护卫合计也就不到一百人……这个……”

  冷刀吟:“……”

  傅报国:“……”

  孙子虎……

  所有人面面相觑,他们都是一时之选,人中俊杰,到了此际,若是还察觉不到个中有问题,那才是天大的怪事!

  不对劲!

  太不对劲了!

  对啊,怎么一个人都没死……?

  …………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